当前位置: 捐卵 > 捐卵流程 正文

捐卵怎么捐_单身捐卵

捐卵在线 105

捐卵怎么捐,单身捐卵

  自IVF(in Vitro Fertilization,体外受精) 技术于上世纪70年代问世以来,已经造福了无数家庭。今天,即便是普通大众,对“试管婴儿”这个名词也不再陌生。

美女捐卵

  近年来对IVF技术研究已经不断完善成熟,但是通过体外受精出生的孩子仍然存在一些健康风险,如早产、低出生体重、先天性缺陷和遗传印记缺失等问题。因此科学家们也在持之以跟踪通过IVF受孕出生的孩子成长中的健康状况。

中国能捐卵吗

  

捐卵网

查地下捐卵

  最新一期的医学会杂志(儿科版)刊登了明尼苏达大学的Logan Spector教授及其团队的一项关于IVF与儿童肿瘤发生的研究。

女性捐卵

  该研究发现,通过IVF受孕出生的儿童患肝脏肿瘤的风险要高于自然受孕出生的群体(8. vs 5.7;HR,.46,95% CI .94.70),而其他类型的肿瘤发生率在两个群体间并无明显统计学差异。

  试管婴儿患肝脏肿瘤的风险更高?

  这是迄今为止关于IVF与儿童肿瘤相关性的规模最大的一项研究,其相关的数据库囊括了研究期间全美75%的IVF病例。

  该团队通过大规模的回顾性的队列研究,追踪了004年到04年十年间4个州7万名通过IVF受孕出生的儿童和6万名自然受孕生产的儿童,调查统计了他们在00岁期间的肿瘤发生情况。

  IVF组共记录了38例肿瘤,自然受孕组有04例。IVF组和自然受孕组总的肿瘤发生率分别为5.9和9.7每00,0000人年(HR .7,95% CI,.00.36),没有明显差异。

  IVF组胚胎来源肿瘤(包括各类“母”细胞瘤如神经母细胞瘤、视网膜肝母细胞瘤、肝母细胞瘤、髓母细胞瘤等等)的发生率略高于自然受孕组(0.8 vs 70.4;HR,.8,95% CI,.0.63)。作者认为这一结果主要由于肝脏肿瘤(包括肝母细胞瘤和肉瘤)的发生率增加。

  研究也比较了各种不同的IVF技术(他人捐卵vs自身卵子,冰冻卵子vs新鲜卵子,一次种植的胚胎数目等)对后代肿瘤发生率的影响,并未发现不同方式的结果有差异。

  Spector教授团队的研究显示IVF组肝脏肿瘤的发生率略高于自然受孕组

  此前的一些研究已经证实了IVF对表观遗传的影响,遗传印记的缺失可能是胚胎来源肿瘤发生率增高的原因。此外低出生体重(小于500g)也被认为是肝母细胞瘤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部分解释了肝脏肿瘤在IVF组中发病率高的结果。

  尽管如此,该团队认为虽然这是一项规模大、时间跨度长的研究,但是依据现有数据仍然难以得出IVF和儿童肿瘤发生之间有确切关系的结论。研究也很难完全避免其他可能的影响因素。

  作者总结道,IVF组肿瘤发生率有所增加并非与IVF技术本身或IVF的适应证相关,而是可能与寻求IVF治疗的不孕不育夫妇本身的一些遗传特质有关。

  有趣的是,该项结果与之前发表的其他研究结果略有差异

  0年的一项荟萃分析研究显示,IVF组的整体肿瘤患病率明显高于自然受孕组。而在、英国和北欧国家的三项研究中都没有发现这一差别。

  英国的队列研究调查了99年到008年的0万名通过IVF受孕出生的儿童,对比了他们与普通人群的肿瘤发生情况。结果显示IVF组儿童肝母细胞瘤和横纹肌肉瘤发生率有所增加。

  北欧的研究则包括了挪威、丹麦、芬兰和瑞典在98到007年间出生的9万名IVF儿童和36万名自然受孕出生的儿童,发现两者总的肿瘤发生率并无明显差异, 但IVF组的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发生率略高于普通组。

  这些结果的差异可能与研究规模、统计方法、跟踪时间以及过去几年间IVF技术的进步发展相关。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通过IVF受孕的父母是否需要担心自己的孩子日后患癌症呢?

  目前大可不必。

  这些儿童肿瘤本身发病率非常低,这略微增加的风险并不意味孩子患肿瘤的可能性大大增加。IVF是一项安全可靠的技术,许多因为各种原因不能选择自然受孕的家庭可以受益其中,迎来健康的宝宝。

  但是在治疗之前,医生应与有意愿接受IVF的患者充分讨论这些可能的风险,帮助他们做出最适合的决定。

  未来是否需要跟踪随访还应该由临床医生结合父母及孩子的健康状况来判断。

  参考文献:

  .Logan GS,Morton BB, Ethan W, et al; Association of In Vitro Fertilization With Chilhoo Cancer in the Unite States. JAMA Peiatr; Publishe online, oi:0.00/

  . Fauser BC, Devroey P, Dierich K, et al; Evian Annual Reprouction (EVAR) Workshop Group 0. Health outcomes of chilren born after IVF/ICSI: a review of current expert opinion an literature. Repro Biome Online. 04;8():68. oi:0.06/

  3. Gosen R, Trasler J, Lucifero D, Fay M. Rare congenital isorers, imprinte genes, an assiste reprouctive technology. Lancet. 003;36(9373): 975977. oi:0.06/S0406736(03)359

  4. Helmerhorst FM, Perquin DA, Donker D, Keirse MJ. Perinatal outcome of singletons an twins after assiste concep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ontrolle stuies. BMJ. 004;38(7434):6. oi:0.36/

  5. Henningsen AK, Pinborg A, Liegaar ?, Vestergaar C, Forman JL, Anersen AN. Perinatal outcome of singleton siblings born after assiste reprouctive technology an spontaneous conception: Danish national siblingcohort stuy. Fertil Steril. 0;95(3):959963. oi:0.06/

  6. K?llén B, Finnstr?m O, Linam A, Nilsson E, Nygren KG, Olausson PO. Selecte neonatal outcomes in izygotic twins after IVF versus nonIVF pregnancies. BJOG. 00;7(6):67668.oi:0./

  7. K?llén B, Finnstr?m O, Linam A, Nilsson E, Nygren KG, Otterbla PO. Congenital

  malformations in infants born after in vitro fertilization in Sween. Birth Defects Res A Clin Mol Teratol. 00;88(3):3743. oi:0.00/ Association of In Vitro Fertilization With Chilhoo Cancer in the Unite States Original Investigation Research (Reprinte)

  8. Sutcliffe AG, Luwig M. Outcome of assiste reprouction. Lancet. 007;370(9584):35359.oi:0.06/S0406736(07)604565

  9. Davies MJ, Moore VM, Willson KJ, et al. Reprouctive technologies an the risk of birth efects. N Engl J Me. 0;366(9):80383. oi:0.056/NEJMoa008095

  0. Hargreave M, Jensen A, Toener A, Anersen KK, Kjaer SK. Fertility treatment an chilhoo cancer risk: a systematic metaanalysis. Fertil Steril. 03;00():506. oi:0.06/

  . Spector LG, Puumala SE, Carozza SE, et al. Cancer risk among chilren with very low birth weights. Peiatrics. 009;4():9604. oi:0.54/

  . Sunh KJ, Henningsen AK, K?llen K, et al. Cancer in chilren an young aults born after assiste reprouctive technology: a Noric cohort stuy from the Committee of Noric ART an Safety (CoNARTaS). Hum Repro. 04;9(9): 050057. oi:0.093/humrep/eu43

单身捐卵,捐卵怎么捐

标签: